茶叶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茶叶文化
程良斌:关于紫阳茶品质大提升的一段往事
作者:程良斌    文章来源:陕西省茶文化研究会    点击数:343    更新时间:2018-03-06

1984年底我从紫阳县茶业局调到县科委后,首先完成了紫阳县名茶生产情况调查报告。报告中建议:尽快成立名茶生产研究小组,具体负责提高毛尖品质技术研究和推广工作;其次,鼓励产销见面,新茶立即投放市场,使新茶新价,优质优价,大幅度提高经济效益;第三,制好新茶,参加全国名茶评比,或请国内茶叶界权威来本县鉴定。这三条建议得到科委领导的充分肯定与大力支持。

 

当时,县科委没有茶叶加工厂,而创办于1980年的和平乡茶厂因经营不善即将倒闭。和平茶厂所在地距离县城不远,是历史上生产贡茶的地方;土生土长的曾朝和敢想敢干,做事踏实,为人忠厚谦和。和平乡政府便找曾朝和承包了和平茶厂的经营权。县科委再三考虑后决定,选择和平茶厂作为技术协作单位,共同开展提高毛尖品质技术研究工作。

 

1984年,我以课题组组长主持人名义,组成了有技术人员田元成、张明兴、任金发、袁小尚参加的提高毛尖品质技术研究课题组,来到城关镇和平茶厂。曾朝和召来了刘家发、邹军、来宾等一批青年工人。在这里,甲方县科委与乙方和平茶厂签订了科研协作合同。合同约定,课题组负责总体设计、经费筹集、技术指导与培训,科研数据收集整理,经验总结与推广,曾朝和厂长负责茶厂工人组织、加工设备燃料准备、全力配合按课题设计操作要领进行科研协作,并作好后勤服务等工作。

 

科研工作立即开展了起来。曾朝和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科研工作中,把家也搬到茶厂来了。他贤惠的妻子不仅要管家务,还要管后勤、管我们的伙食。从此,我们成了一家人一样,技术人员就挤住在茶厂小阁楼的地板上,用稻草、晒席作床,同甘苦、共商量,白天我们要上茶山,指导茶农按标准采茶,采回鲜叶要按标准验收,分等定级,坚持优质优价。

 

当时农民自制的毛尖茶,供销社收购每市斤最高价4.50元,而我们收农民的标准鲜叶每市斤5.00元(如果不合标准,就降级降价),茶农因此收入大增。通过我们技术人员的现场培训与指导,加之严把验收关,不仅保证了鲜叶质量,而且培训了一大批采茶能手和质量检验收购人员。

 

在把好鲜叶质量关的基础上,我们又设计了不同加工技术工艺方案,1985年在和平茶厂和毛坝茶场对比试验,结果烘干样毛尖被评为省优质名茶。

 

这是和平茶厂大力协助的结果,在紫阳茶品质提升和品牌打造上迈出了关键一步。

 

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1986年,课题组召集和平乡、焕古乡、江河乡、茶试站及毛坝茶场5个点科技人员集中在和平茶厂培训后,扩大试验。从而进一步改进和完善了紫阳毛尖的采制加工技术。我们课题组在和平茶厂曾朝和厂长和全体职工全力协助下,顺利完成了《提高紫阳毛尖品质研究》课题。研究证实,烘炒型加工技术,显著提高了紫阳毛尖茶品质,尤其是色、香、味等内在品质显著提高,是制高级紫阳毛尖的可行技术。

 

当时我们认为,高级紫阳毛尖有广阔的市场,课题组建议从发展生产,搞活流通,提高经济效益出发,尽快落实经营部门,并作好产前、产中、产后服务工作。在和平茶厂的示范带动下,全县很快恢复发展了名茶生产,并取得了自产自销经营许可权。和平茶厂注册了“和平”商标,每市斤新工艺毛尖茶售价36元。与此前每市斤最高售价4.50元相比,简直是天价了!

 

为了与传统阴干晒干毛尖相区别,当时把这种毛尖茶定名为紫阳翠峰。和平茶厂生产的紫阳翠峰,冠以“和平”商标,又名和平翠峰。

 

当地茶农及和平茶厂开始尝到了名茶开发的甜头,我们也由此培养了一批茶叶技术骨干。这批技术骨干以老带新,使茶厂茶叶质量稳步提高,市场信誉逐步提高,也为安康乃至陕西带来了荣誉。历史名茶焕发青春,紫阳毛尖被评为陕西省地方名牌产品,并荣获首届中国食品博览会银质奖。

 

初战告捷为紫阳富硒茶开发研究奠定了基础。随着“提高紫阳毛尖茶品质研究课题”的开展,加工技术的改进,1986年和平翠峰参加了商业部在福州召开的全国名茶评比会。赛前,浙江农业大学张堂恒教授曾由南向北、从海南到两广,进川渝,清明节前来紫阳,住在紫阳县政府招待所,我立即送去我们在和平茶厂制作的用黄山毛峰铁筒装的参赛样品。张堂恒教授品尝后,又惊又喜:“这茶很不错啊!”在他的印象中,紫阳是我国最北茶区,清明前不可能产出新茶,喜的是紫阳毛尖外形美观、香高味浓。他说,一定要送样参加商业部的全国名茶评比会,争创全国名茶。

 

张堂恒教授是商业部的全国名茶评比评委之一,但是紫阳县科委、茶叶局属于行政部门,当时和平茶厂也无经营权,我们协作制出的参赛样品,县上决定由久负盛名的供销系统多年老厂紫阳县茶厂送样参赛。在陕西省预选时,紫阳毛尖(和平翠峰)名列第一,镇巴秦巴雾毫第二,西乡午子仙毫第三。省供销社把三个茶都送去参加评比,并专门请福州茶厂工人专为午子仙毫整理了外形,进行精选后参赛。结果外形分及总分高于紫阳毛尖了,大会只给陕西一个名额,颁给午子仙毫。紫阳毛尖得分9485分,如果按参赛获奖的最低分92.7分来比较,陕西省参赛的三个茶都应该是名副其实的全国名茶了。由此也可看出陕西省名茶、优质茶开发的实力是十分雄厚的。

 

此后,陕南各产茶县你追我赶,掀起了名茶开发热潮。福州会上公布评分后,我找到张堂恒教授,他也为我们感到委曲。但从此他对紫阳茶优良品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曾亲赴紫阳开发新产品,但因协作单位不力未果。

 

19876月,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党委书记兼副所长、研究员程启坤,学术委员会主任、研究员阮宇成,审评组组长、副研究员沈培和,情报室主任、副研究员王自佩及助研吴幼亭应聘来陕,在杨凌参加汉中三个名茶鉴定会,我和镇巴县茶叶专家蔡如桂也应聘参会,会后我受紫阳县茶学会理事长张长海委托,以紫阳县茶学会副理事长身份请他们来紫阳县考察指导。专家们考察后,提出了很多宝贵建议。

 

    作为一个茶科研亲历者、名茶续写辉煌的历史见证人,我认为,紫阳县和平茶厂在协助茶科研、提升茶品质、助农增收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段往事也说明,科技的力量是巨大的、无穷的,茶叶科技研究应注意借用企业的力量,选择好合作伙伴。

 

2018.1.10

 

作者介绍:程良斌,男,汉族,现年79岁,紫阳县茶业局退休高级农艺师,现为陕西省茶文化研究会特聘专家、陕西省茶叶协厂会专家组专家、安康市茶业协会名誊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