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阳贡茶
当前位置:首页 > 紫阳贡茶
“光绪九年紫阳贡茶基本产地调查与确定”报告(二)
作者:栾成珠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91    更新时间:2017-02-28

 

 

第二章 基本产地调查与确定

 

21 汝河贡茶区贡茶基本产地调查与确定

211汝河贡茶区概述

光绪九年紫阳贡茶信票指令汝河上缴贡茶春分茶十斤、白茶四斤。清时,汝河是紫阳县东乡之一铺,据道光《紫阳县志》记载,汝河铺“距城三十里,东至大石沟,白岩坡抵洞河界,西至香炉山抵中南界,南到土门垭抵权河,北至汝河口抵汉江,计东西七十里,南北八十里。”其行政区管辖今之洞河镇小红光、前河、石坝、田榜等村和双桥镇苗河等村,以及城关镇青中村部分地域,其面积较光绪九年贡茶信票所涉及的另外两个区域广阔。

本区植茶历史悠久,贡茶历史遗痕较深,有全县独有的带有贡茶的地名和记忆。该区在历史上是紫阳县的茶叶主产区,据《紫阳茶业志》记载,1983年统计,当年年产1.5吨到15吨的乡在汝河贡茶区就有石坝和前河两个,在紫阳县的茶叶生产中占有重要的位置。

212贡茶基本产地调查与确定

对汝河贡茶区的调查共调查了解了10多个知情人,其中大多数是是65岁以上的老人,多人参加过茶叶的制作和销售。为核实情况,课题组还进行了实地考察,观看了古老茶丛和刻有“皇茶院”碑文的古墓。在调查中,知情人一致肯定本区贡茶基本产地就是今城关镇青中村的皇茶院。

皇茶院是一个古老的地名,在当地有两种解释,一是生产皇茶的地点,当地人介绍,皇茶院及其周围地区的茶园大约有300余亩,在核心区内,至今还保留着前些年才砍过的大茶树砧木。二是制作皇茶的地点,至今那里还有一个较大的院落。在皇茶院附近的地方,在一块立于光绪年间的墓碑,上面刻有墓主人生于“皇茶院”文字,说明“皇茶院”这一地名的存在历史起码在清光绪年以前。所以,知情人说,凭“皇茶院”这个地名,皇茶院是贡茶生产地这个结论是不应置疑的。在当地,保留着许多关于贡茶的优美、动人传说,这些历史记忆为贡茶产地提供了不应忽略的旁证。

皇茶院在紫阳县城文笔山南,海拔约650米,四山环绕,蒇风闭气,小气候特征明显,其各类作物生长均比地势较低的地方都提前几天,春茶在“春分”时就可采摘。皇茶院土质主以黄泥土夹砂为主,土层较厚,适宜茶树生长。皇茶院茶叶香高味正,回味微甜,多年来在紫阳县境名声卓著,若在汝河流域找贡茶基本产地,非皇茶院莫属。皇茶院一带居民居住历史久远,有多家在此地居住10代以上的历史,其先人一般都是在清代嘉庆、咸丰年间来紫阳定居的。在解放初,这里就居住着数十户人家,在漫长的茶叶生产活动中,培养出许多种茶和制茶的好手,制作紫阳毛尖茶技术世代传承,在今天仍有多人能独立进行手工操作制作毛尖。皇茶院距离县城约10华里,步行一个小时即可到达。经过综合分析,根据光绪九年紫阳贡茶基本生产地的技术条件,确定皇茶院为紫阳县汝河贡茶区主要生产点。

213皇茶院贡茶生产地辅助产地

皇茶院贡茶生产地辅助产地,主要有:闵家垭,位于洞河镇田榜村;汝河口茶园,位于洞河镇小红光村;火石沟,位于双桥镇苗河村;

楸木园,位于双桥镇苗河村。

 

附件

主要知情人提供材料摘要



 

张显华 (青中村党支部书记)我感谢县茶业协会贡茶基本产地课题组的同志来我村考察。我的家就住在皇茶院,我们家族来紫阳居住已有两百来年历史,是清代咸丰前后从四川来的,我们在皇茶院居住已有8代人。我们先人到皇茶院定居时,那里就有一块比较整齐的茶园,由于这一块茶园出的茶叶好喝,采摘又早,加上到县城又不远,茶叶一采制出来我们就到县城去赶早市,去时是一袋新茶,回来时就是肉、酒、面、布等,茶叶成了我们家生存和发展不可缺少的条件。渐渐的,我们的先人就喜欢上了务茶,并把茶叶当成一项主业来作。我们家房子下的那块茶园有20多亩,我们家族把它当成祖业一代一代传下来,从没有转手给他人,可见他们对这个茶园的器重和珍惜。

我听我们的先人说,好象是在明代皇茶院的茶就是贡茶,后来从没间断,年年都要给皇帝送去喝,到清代依然如此。要说我们汝河,出好茶的地方也还不少,但我认为我们皇茶院的茶还是最好的,只有最好的茶才能作为贡茶。

近年来,我们村的发展规划中,就是强调以贡茶为品牌搞综合旅游建设,如果能借光绪九年紫阳贡茶基本产地调查确定的东风,促进我村的整体建设,那是再好不过了。



冉维富(青中村主任)我们皇茶院的茶古已有名,但前些年由于没有企业支撑,发展缺乏力度,村民到春天采一点茶用包包提到县城去买,没什么效益,现在村里办了茶叶加工企业,干部和群众发展茶叶的积极性都十分高涨。村委会已规划把茶叶生产纳入美丽乡村建设之中,有规划,有步骤的抓,如果这次确定为贡茶基本产地,那当然是大好事,对于古老的皇茶院也是一种新生。如能如愿,那当年的皇茶院因给皇帝生产贡茶而有名,现在的皇茶园因给村民带来实惠而放光彩。

我们这里的茶叶,还是一种保健品,我们村65岁以上的老人110人,点总人口的12.2 %,其中80岁的人有22个,占老年人的20 %,占全村总人口数的2.4%90岁的老人还有3个。8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中,身体健康,耳聪目明,生活能自理的占大多数,朱达炀的母亲今年97岁了,还能喝酒。为什么人高寿,一个原因是他们都爱喝茶,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这里的自然环境好,生产出来的食物可以促进人健康长寿。



 

朱达国(76岁,青中村村民)我们老家是江南人,在青中已住了近10辈人了。听上辈人讲过关于贡茶的故事,说明朝时代,有一天有几个人路过我们这里,村民给泡了几碗茶喝,走的时候,他们又要了点带上,谁知道第二年这几个人又来了,买了几斤,第三年就由当地当官的来收,说是给皇帝送去喝,从此后每年官府都来收,送到京城贡献给皇帝。原来皇茶院的茶树发育得好得很,我听我的祖婆说,有一棵茶树,人要上树去摘茶,一个人要摘两三天才摘得完,后来我亲眼见到好几棵碗口粗的茶树,解放后我还爬到这些树上去采过茶的,可惜都砍了,哪个晓得今天要来调查贡茶的事。



 

张显安(63岁,青中村村民)我们上辈说的是,有一天,从荷叶沟来了几个人,在现在皇茶院那里歇脚,当时那里有一棵大茶树,树杆(树径)有两人牵手围,有几个老百姓就用刚采的鲜茶制作出的茶叶泡了几碗端给他们,来人喝了赞赏不已,当时就买了二斤。第二年官家来要买20斤茶,特别叮嘱鲜叶要在去年采的地方采,制作要在去年制作的地方制,制作要按去年的方法制,说这是给皇帝送去的,不得有一点马虎,大家才晓得去年来的人是皇帝,从此后每年都要给皇帝送,官家还确定制作地方叫“皇茶院”,产鲜叶的地方叫“皇茶园”。



 

邓家顺(79岁,青中村村民)我听说皇帝看上我们这儿的茶好,主要是口味好,还有一个就是茶泡到碗时,茶尖是朝上的。皇帝喝茶当然讲究,不像我们这些人口渴了抱住碗就喝,但说明我们这里的茶就是好,不好皇帝还喝?这也给我们皇茶院的茶作了宣传,直到现在,我们到城里去卖茶,只要说是皇茶院的,就好卖得多



 

朱达炀(青中村村民)“皇茶院”就是我们这里的茶的牌子,这个牌子硬得很,我还跟别人争过,有的人不服气,我说,皇茶院这个地名又不是我们取的,存在几百年了,是有名有实的。我们在县城卖茶,只要说是皇茶院的,卖得快,价钱也比别人的高。我们是白天采,晚上做,清早就上城里卖,真要感谢皇帝喝这儿的茶。



 

金明贵(56岁,青中村村民)我们青中古时属汝河铺管。我家上下几辈人都是做茶生意的,主要茶叶采购地点就是青中、苗河一带,这一带解放前后茶叶都多,大集体时我们生产队是产茶队,一年有生产任务。我从小就跟大人学种茶和制茶技术,当时制茶,有烧火的技术,炒茶的技术,蹬茶的技术,等等,都有自己的绝活,如蹬茶就有“翻山过岭”“螺丝转顶”,“黄龙摆尾”等等,现在都快失传了,我是样样都学过的。青中还有几个技术毛尖制得好,特别是那个白毛尖,又好看,又好喝,能卖好价钱。



 

朱达照(60岁,青中村村民)皇茶院的茶曾经做过贡茶,这在青中几乎是人人皆知,而且有传说,有地名,现在又有了档案证据,这应当说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我爱喝茶,又在种茶,也在城里卖过茶,我们皇茶院的茶叶就是比其它地方的茶好,要汤色有汤色,要口味有口味,做贡茶是自然的事。



 

丁荣兴(89岁,青中村村民)听我们老辈人说,“皇茶园”不是一个地方,有 “上皇茶园”、“中皇茶园”和“皇茶园”,几个地方的茶都好,加起来有几百亩。

说皇茶院的茶好,那倒不是由于给皇帝喝才好,本身就好,你看它的颜色,它的口味,还有它的汤色,都高其它地方的茶叶一等。过去,皇茶院的茶主要是卖给县城的人喝,有官有民,你的茶不好,人家的眼睛也不是瞎子。



 

朱达金(青中村村民)我是个做手工茶的,手工茶和机制茶在味道还有不同。我们皇茶院的茶有特殊的味,内行人一看就明白。城里有个姓来的,背有一点驼,他懂经得很,又有文化,他就爱买我的茶,拿到去,他一看,一闻就晓得是不是皇茶院的茶,不是皇茶院的茶不管价钱高低他都不要,若是皇茶院的茶,价格要高一点他也不太还价。



 

廖道怀(56岁,青中村村民)我认为,皇茶院的茶主要是好喝,味道好。喝茶喝茶,就是喝的味道,味道好,茶就好,古今一理。管它啥茶,哄得到眼睛,哄不到舌头。我们皇茶院的茶,不怕你开汤尝,有时候有的客人到处去尝,最后还是买我们皇茶院的。



 

江信洪(56岁,青中村村民)皇茶院的茶,不但好喝,还能调理身体,我看我们青中村,长寿老人多,就与这个茶有关系。我家旁边“三斗课”(小地名)的茶,还能治病,一般头疼脑热,小孩吃多了,就去摘几片茶叶一熬,喝下去就见效。



 

周显勤(紫阳县皇茶园富硒茶叶有限公司总经理)我老家是青中村的,在茶叶生产和经营活动里干了多年,最后决定在本村办个茶厂,又注册了商标“紫贡”,目的是开发我们青中的好茶,向社会推广青中的贡茶,和青中的人一起用茶叶致富。我过去在和平茶厂打个工,和平茶厂的老总曾朝和就佩服青中的茶,我作为青中的一员,有责任把青中的好茶开发出来,所以就横下一条心办了个公司和茶厂。



 

苟世贵(洞河镇田榜村党支部书记)要说老茶园和好茶园,还算我们村的闵家垭,解放前是一户地主经营着的,这户地主又种粮,又务茶,有一百多亩茶园,采茶季节时就把地客找来采,是我们这一带的大发财人。



 

代成朝(65岁,原香茶村党支部书记)我们香村茶这个名字来得早,在解放初查田定产时就取名香茶村,后来与苗河等村并为一个村叫苗河村。我们香茶村原先茶叶主产地是火石沟和楸木园,这两个地方的茶赛过好远。青中的贡茶园的茶也是好茶。

 

2)汝河贡茶区基本产地皇茶院位置示意图

 

22 洞河贡茶区贡茶基本产地调查与确定

221洞河贡茶区概述

清时,洞河铺是紫阳县最东的一个行政区域,按道光《紫阳县志》所记,洞河铺“距城三十里,东至大梁接砖坪界,西至大梁接汝河界,上至长命坝,下至洞河街,计东西十里,南北二十里。”其辖地即今之洞河镇小红光、十家、联丰、楸木园等村辖区。

本区在解放前和建国后相当长的时间内都要是紫阳县的茶叶主产区。在光绪九年信票紫阳贡茶数量分配中,春分茶十斤,白茶十一斤,是各贡茶区最多的,将近占到全部贡茶数量的一半。

222贡茶基本产地调查与确定

对洞河贡茶茶区的调查共调查了解了11个知情人,其中65岁以上的5人。在调查对象中,有一人曾听上辈人说过廖家沟的茶作贡品贡献给皇帝的事,但几乎所有的调查对象都认为,如果按光绪九年贡茶信票所指的“洞河”区域内来寻找贡茶基本产地,那廖家沟是最合适的。

根据知情人提供的情况和对实地进行的考察比较分析,将洞河镇小红光村廖家沟确定为光绪九年紫阳贡茶洞河茶区基本产地。在廖家沟的茶园子周围,至建国时茶树都较多,目前尚有多株高大茶树,面积约300亩,有知情人反映此地是皇帝时代生产贡茶之地,故确定廖家沟为本共贡茶基本产地,面积约300亩。

廖家沟在光绪年间属洞河铺辖,解放后属洞河乡,现属洞河镇。廖家沟属一自然片村,状如桔叶,高程在海拔在300~700米之间,茶园总面积约为500亩。

廖家沟位于汉江支流洞河西岸,茶叶生产的自然条件优越。《紫阳茶业志》(1985年出版)曾指出该地一带土质和气候条件适宜优质茶树生长。洞河为汉江在紫阳境内的重要支流,水流湍急,沿河多处山高谷深,至廖家河则形成两山棘峙的景观,雾气蒸腾,阳光散射,十分宜于茶树的生长,经比较,所产茶叶质量较洞河他处为佳。据调查,此地茶叶生产历史悠久,形成古地名如“茶院子”等,有多户和多人在解放前后均以生产和经营茶叶为主业。该地茶树多为紫阳群体种,种植面积解放前约450亩,经过发展,现已达800余亩。贡茶制作工艺成熟,至今传承未绝。当地春天到来相对较早,在春分前即可投入采摘。对紫阳毛尖茶的制作,在廖家河一带一直传承,至今还有人可用手工制作毛尖。廖家沟离老洞河街仅10华里路,水、陆皆通,老洞河街距紫阳县城40华里。从廖家沟到县城,无论是走水路或旱路,半天时间就可到达。根据综合考察和分析比较,将廖家沟作为光绪九年洞河茶区贡茶基本产地。

223廖家沟贡茶生产地辅助产地

廖家沟贡茶生产地辅助产地,主要有:茅坡,位于洞河镇小红光村涧沟村;八庙梁,位于洞河镇小红光村涧沟村。

 

附件

(1)、主要知情人提供材料摘要



 

杨世银(现年75岁,退休干部,曾任紫阳县委副书记、洞河区委书记等职)说洞河一带清代曾出过贡茶,这事我不清楚,既然有紫阳县清代档案为证,那曾经制作过贡茶就是确定无疑的了。洞河出茶的地方多,是紫阳县茶叶的重要产地,若说在这一区域出贡茶,那贡茶产地一定是这一地区最高档次茶叶的产出地,从这个思路出发,我认为要在这两个地方去找,一是廖家沟,那儿有个小地名叫“茶园子”,自古以来就出好茶,曾经列为我县的主产茶生产队;另一个地方就进原苗河的香茶村,现属双桥镇管。

还有汝河口也有个名叫“茶园”的地方,出的茶也好,但面积较小。



 

张长寿(现年78岁,退休干部,曾任洞河区区长)洞河地区过去制作过贡茶,我现在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果说洞河地区的确制作过贡茶,那主要应出在现洞河镇小红光村的廖家沟,那里茶叶生产基础好,过去是洞河的主产茶区,原来那里还有个茶叶初制厂,茶叶品质好,茶叶口味好,我就爱喝廖家沟的茶。



 

覃成国(现年62岁,退休干部,曾任安康市工商银行副行长。)廖家沟的茶作为贡茶的条件是具备的。我老家离廖家沟很近,其茶叶品质我也比较了解,香味高,口感好,兹味厚,非一般茶可比,过去,我们想喝点好茶,或者要送亲朋好友一点茶,首选就是廖家沟的茶。



 

冠德国(洞河镇小红光村党支部书记)你们来我村调查贡茶的事,我感觉这不仅是一个茶文化信息,也是一个商业信息。我们村现在有两个大的机遇,一个是脱贫攻坚,一是541国道修建,这成为我村发展旅游事业的助推力量。我们这里有山有水,有江有河,如果又曾是紫阳县贡茶产地,相信这会是旅游的一个亮点。我是个老喝茶的,就喜欢喝廖家沟的茶,这个茶色香味均好,赛过好远。廖家沟种历史远,今天我打听到一个信息,就是在廖家沟清朝时有一个大地主姓白,靠种茶发的家,后来官府还给他家送了块大匾,这说明这一带在皇帝时候茶叶规模就很大,而且已经有人以此为主业。我们小红光村的汝河口也有一块茶园是出好茶的地方,名字叫“茶园子”,按贡茶茶区划分看,它属于汝河铺的。



 

雷文喜(现年74岁,曾当过生产队长)张支书说的那块匾我们都看见过,大约有一丈长,五尺宽,很沉很重,要两个人才能抬得动,上面有四个大字,由于是繁体字,我们不认识,但在10年前毁了,老人说,这块匾与茶有关,是官家送的,时间是清朝或是民国,我们也弄不清楚。他住的那个地方是廖家沟的当家地,叫茶园挡,后来叫茶园子,茶树种植集中,茶的质量高,白家人因茶兴家,其后孙不好好守业,家败了,又来了个贺家的,也是个地主,粮食和茶叶都经营,挣得有钱。解放后,这里仍是政府发展茶时的重要地方,大集体时,是洞河的茶叶队。我家就住在茶园子,我种茶多年,现在主要以茶叶为家庭主要收入来源,我也不是王婆卖瓜,盲目地说自己的茶好,但看一下廖家沟茶的水色和香味,那在洞河算得上是第一的。



 

陈帮德(洞河镇小红光村主任)我们小红光村是由好几个村合并而成的,其中一个就是廖家沟村,而廖家沟村原先又是由廖家沟村和茶园村合并而成的,茶园村是由于原来有个地名叫茶园子。廖家沟的好茶主要出在茶园子,据我所知,茶园子务茶时间久远,因茶而发财的人也不少,茶园子有个舒家院子,主人就姓舒,就因为种茶和经营茶叶解放初被划成地主。廖家沟的茶好就好在土,黄泥巴,夹砂子,又保水,又疏松,适合茶树生长。另外就是这一条洞河,山高谷深,每到春夏天,雾气蒸腾,阳光说强不强,说弱不弱,这就造就了廖家沟的好茶。原来这里有个加工厂,后来厂子垮了,茶叶生产也受到了影响。近两年,村支部和村委会又重视了茶叶的发展,对老茶园进行改造,同时想方设法引进茶叶企业,计划在茶叶生产上打个翻身仗,恢复昔日的辉煌。



 

张春余(小红光村文书)我们家上几辈人都是作茶生意的,经营额用千斤和万斤计,主要是用船往湖北的老河口和武汉运,生意作得大。我们洞河是个水码头,主要集散汝、洞二河的山货特产,特别是茶叶,其集散能力与瓦房店齐名。解放后,就因为洞河在茶叶方面的地位,国家首先在我们洞河建了茶厂,后来这个厂搬到县城,改名为紫阳县茶厂。廖家沟的茶叶早有名气,远近闻名,我们村汝河口茶园子的茶与廖家沟也不相上下。



 

罗代华(84岁,曾任过廖家沟村的生产队长)洞河出贡茶我没听说过。但洞河一带的茶要数廖家沟的,说名气,现在没有过去的大,原先,廖家沟的茶叶卖价最好,上市又早,是抢手货,好多人在洞河、庙沟、洄水卖茶都打我们廖家沟的旗号,能卖过好价钱。



 

岳贤平(64岁,原廖家沟村党支部书记)廖家沟村在1985年以前是紫阳县的茶叶专业村,茶叶生产是有名的。我们这的茶不但口味好,而且采摘早,一般在春分节前后就开采,有的时候在雨水节就可以采茶,县城的茶还没有上市,我们这里就有新茶喝了。



 

陈帮平(廖家沟村村民)廖家沟的茶应该是一个品牌,一些人卖茶时都打廖家沟的牌子,说是廖家沟的茶,一说是廖家沟的茶,不但好卖,而且价钱也要好一些。



 

夏德志(54岁,廖家沟村组长)我听说过我们廖家沟出贡茶的事,是我三叔说给我们的。我们夏氏家族是在清咸丰年间从四川迁到紫阳的,现有墓碑记载了这一史实。夏姓从四川到紫阳,首选洞河流域,一在茶园子这一地区落脚,夏姓人也就开始种茶和经营茶,所以我们家族和紫阳茶有特殊关系。老一代人知道紫阳廖家沟的茶作过贡茶,想来也参与了贡茶的制作。茶园子原先保留了许多大茶树,最大的一棵在七道拐(小地名),树径有五、六寸,采茶要爬上树,一个人要采一天才采得完,可惜在前年砍了。



 

罗绪才(65岁,小红光村民)我也是廖家沟人,我们生产队原来是茶叶队,享受专门的茶叶生产队政策,以茶叶抵公购粮,每到春季都吃返销粮。我们那里的茶是一个叫于安海的地主留下的,他是靠茶叶发的家。我们廖家沟春来得早,茶叶也发得早,大多数时间在雨水节时就可采毛尖茶。

2)洞河贡茶区基本产地廖家沟位置示意图

 

23 围圈贡茶区贡茶基本产地调查与确定

231围圈贡茶区概述

光绪九年信票指令围圈铺的贡茶数量是春分茶五斤,白茶五斤。

清时,围圈是紫阳县东乡之一铺,据道光《紫阳县志》记载,围圈铺“距城一百二十里,东至仙女梁界,西至黄柏沟界,南至天足寨,北至马鬃岭界,计东西十五里,南北二十里。”此“天足寨”实为“天福寨”,在今紫阳县洄水镇境内。因清代和民国时紫阳和岚皋两县边界混淆,“飞地”和“插花界”甚多,在解放后方才厘清,其围圈铺之范围在今之紫阳县洄水镇端垭、小河村和岚皋县官元镇之古家、王家坪、东山、碓窝坝、中围圈等村。本次考察主要在紫阳县境之小河和端垭村进行。

本区之小河和端垭村境植茶历史久远,茶叶生产在紫阳县居中上水平,《紫阳茶业志》记载,1983年统计,紫阳县年产5吨到15吨的乡就有该区域之小河乡,即今之小河村和端坪村一部分,是紫阳县重点产茶地区。

232贡茶基本产地调查与确定

对紫阳县境内的围圈贡茶茶区调查共调查了解了8个知情人,其中65岁以上的3人,有5人曾经种植过茶叶,有4人曾经经营过茶叶。

在调查工作中,通过知情人反映、现场查看、多点资料对比等手段,最后将围圈贡茶区基本产地确定在洄水镇端坪村的人和寨。

人和寨位于端垭村的端公梁上,由于洞河和小河的双重塑造,端公梁就象一个冬瓜卧于洞河和小河之间,人们又称冬瓜梁。人和寨建于清嘉庆年间,因抵抗白莲教军而筑,至今部分寨墙尚存。人和寨周围茶园广布,由碳场湾、冬瓜梁、朱家坪、望儿坟、檀树梁等茶园组成,有老茶园200余亩,零星茶树处处可见。人和寨所在的紫阳县洄水镇小河村、端坪村和岚皋县官元镇古家村人类活动较为久远,这里有大量清代乾隆和咸丰年间来紫阳的居民后代,种茶历史从中断。据老人回忆,在解放前,这里有不少以茶发家的地主,也有不少以经营茶叶为主的商户。茶事活动也培养了不少制茶师傅,在当地目前都还有多人曾制作过毛尖。人和寨四面环山,四周为缓坡地,有良好的小气候特征,光照充足,雨量充沛,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宜于茶树生长,朝阳和背风的茶园,在春分前茶叶就开始萌发,春分时就可以开采细嫩茶叶。人和寨一带土层较厚,土层上面是黄泥土夹碎石,一些地方还有一层红土,当地人称为“金砂土”,保水、保肥能力强。人和寨的茶叶香气浓郁,回味悠长可口,历来受到人们的喜爱,据村民讲述,在清朝时,当地有一人在河南当官,每年都要让乡亲将人和寨的茶带去几斤。一位在解放后曾在人和寨所在洄水区当过领导,后来调到县政府任职的干部,自己每年喝的茶大多在人和寨购买。

在人和寨,至今还保留着关于贡茶的记忆,在调查中,许多人向调查人员讲述了关于贡茶的故事,那些有关贡茶的喜怒哀乐,引起了他们无限的感慨。

人和寨到紫阳县城经过洄水、洞河,水陆路相加,大约110里, 负重十来斤,当天可达。

经过综合分析,根据光绪九年紫阳贡茶主要生产点的技术条件,确定人和寨为紫阳县围圈贡茶区基本产地。

233人和寨贡茶产地辅助产地

大茶园,位于洄水镇小河村。

 

附件

1)主要知情人提供材料摘要



 

邱群赞 (65岁,原民政局局长)在小河那一带,论茶叶的质量,最好的就是人和寨的茶,颜色好,口味好,这不是现在人才说起的,早先就有“古家村的米,人和寨的茶”的说法,我就听说过人和寨的茶作为贡茶的事。人和寨的茶好,主要是自然条件好,人和寨的土有一层是红色的,当地人称“黄金土”,这在其它地方真还少见。



 

刘文照(端垭村党支部书记)我们人和寨这一块地区,气候、土壤都适合茶叶生长,关于“古家村出好米,人和寨出好茶”的传说十分久远,作为贡茶是可能的。端垭村虽然地理位置高一点,但人和寨的茶则发芽较早,特别是靠东南方的,在春分时就可以采了。



 

信官海(端垭村村委会主任)我没有听说过人和寨或附近地方的茶作为贡茶的事,但我相信,若在紫阳县境内的古围圈属地来寻找贡茶产地,那非人和寨莫属。我们人和寨的茶就是好喝,很有意思的是,一河之隔的官元镇那边的茶就差远了。人和寨出好茶是有道理的,就拿土质来说,在没有被深层破坏的地方,上面是黄土,下面一层砂泥,再下面就是一层红土,当地人称为金砂土,我虽然不懂得这个红土到底有多玄妙,但它加厚了土层,增加了保水保肥能力,这对茶叶生长是有好处的。



 

李财洪(79岁,端垭村村民)作为贡茶的事我没有听说过,但我们人和寨的茶好是事实。这个茶香味高,口味正,而且有回甜,喝后久久留于口中,令人难忘。有个人叫魏德国,先在洄水区当书记,后来调到县上当副县长,还多次到我们人和寨来买茶。我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有一个县里的人来我们这里叫做一点好茶,说是要拿到省上展览。



 

邱方赞(62岁,端垭村村民)关于人和寨出贡茶的事,我在小时候倒是听我婆(祖母)说过,她说你不要小看我们这个地方,古家村(原为紫阳县属,现属岚皋县官元镇,与端垭村一河相隔)出贡米,碳场湾(人和寨)出贡茶。我有个舅公姓曾,民国初年在河南当官,每年都要派人回老家买茶,但独独只要人和寨的茶。我在茶厂干过多年,加工过茶,也经营过茶,有一年有一个安康客在小河来买茶,喝了人和寨的茶,大加赞赏,后经常来买,有一次买了一百多斤。



 

甘章寿(70岁,端垭村村民)我是端垭村的人,我没住在人和寨周围,我自己也有茶园,但我还是喜欢人和寨的茶,每年都要买几斤人和寨的茶喝,因为喝人和寨的茶过瘾、来劲。

贡茶名气上好听,实际是个苦差事。传说人和寨的贡茶数量,原先只有几斤,皇帝喝上了瘾,后来逐年增加,到慈嬉太后当权时,上升到几百斤,官府、百姓均苦不勘言,有一年茶季,县太爷到端垭来督贡茶,见茶农怨言甚多,就说,既是皇命,谁也违抗不了,若宕延迟误,我掉了乌纱帽,我先要掉你们的脑壳。这时,有一个姓李的秀才说,大人勿怕,今番我代你去解缴贡茶,可解官民倒悬。当年送解贡茶时,秀才挑了七个丑陋之人作为挑夫,到了京城,先找到太监李莲英,李一见这七个力夫,皆是弓腰驼背、眼斜鼻歪之人,心中早有不悦,问为何派如此之人给皇室解贡,李秀才答道,这都是我地比较端正的男汉,其他人比此更差。李莲英问为休你处多此等人物,李秀才答道,这都是因为当地人爱喝茶造成的。李莲英感到事情重大,急将情况报告给慈禧太后,慈禧一听大怒,本想严惩州县官员,但一想紫阳进贡人和寨茶已有数朝数代,与当今官员无大关系,只得把手一摆,传令今后再不准紫阳人和寨茶为贡茶了。官民得知此事,欢呼雀跃,自此人和寨再无贡茶之苦。



 

邱曹松(75岁,端垭村村民)旧社会我们端垭做茶生意的人还多,他们往往是有地有产的人,但还要经营茶,有的人一年光往安康就要发几脚茶(一个力夫背的茶称一脚茶),有几家地主发家也靠茶叶。做毛尖茶这个技术,在我们人和寨也是传承已久,现在都有人能手工制作。

 

2)围圈贡茶区基本产地人和寨位置及示意图